夺爱送妻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08:36
  • 人已阅读

  常高进当上唐兴县卫生局副局长已经三年,分管业务工作。半个月前他到南方S城参加一个医学科技交流会议,住进了五星级的凯旋宾馆。五星级就是五星级,不说别的,沐浴种类就有桑拿浴、旋水浴、香水浴、牛奶浴,使他感到十分新奇。反正自己腰包也是鼓的,每晚10时他就依次尝鲜,开始是让小姐按摩,到了第三天,按摩出了情绪,孤男寡女就来了个“鸳鸯戏水”,癫狂到凌晨3点方休。次日清晨他感到全身酸软,无力起床,下午起出现微热,开始以为是感冒,吃了几粒康泰克,但毫无效果,到了晚上更是昏昏沉沉。会务组的同志要送他到医院治疗,他说不要紧,大概是旅途劳累,歇歇就会好的。躺了一天一夜,常高进仍觉酸软无力,自己也担心是不是鸳鸯浴洗出了问题?那位美艳的按摩小姐可能是性病患者,已经把病传染给他了!他心里有些吃紧,想到医院去看看。为了不惊动大家,第五天午休时他支撑着发热的身体,蹒跚地走出宾馆大门,想去医院性病科偷偷检查一下。

  

  出大门不过百步,就有一间豪华的性病专科医院,像是宾馆的配套服务机构一样,掩映在绿树丛中。他想何必舍近求远,不妨进去看看。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医生,胸牌上写着××医大教授、博士生导师、性病专家×××。常高进想,自己是个医大毕业生,比起他来还差得远,信任之意油然而生。老医生细诊后,眉头一皱说:“你的事不大好办,我要抽血检查。”常高进听了心头一紧,想想验就验罢。前后不过半小时,验血单就出来了,说常高进传染了HIV病毒,病情十分严重,得速治。常高进一听脸色都黄了,但他毕竟也懂医术,他不相信化验结果这样快就会出来,马上问老医生。老医生回答说:“我们这套设备是刚从国外进口的速测设备,花了一百多万美元,非常准确,全市仅此一台,你尽可放心。”常高进知道自己患的爱滋病的严重性,全身发冷,几乎昏倒在椅子上。老医生见状,马上安慰说你不用着急,这种病现在大有医好的希望,先付3万元,住院再说。

  

  常高进为了不惊动大家,向会务组报告说家中出了急事,单位来电通知他即返唐兴,他只好中途离会。他离开宾馆后,即住入专科医院。

  

  十天过去,不知是心情还是病毒的作用,常高进身体远不如前,连上厕所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心里很害怕,害怕自己不久于人世,更害怕一旦自己的病情传到唐兴,他将身败名裂。他对未来非常茫然,甚至感到生不如死,干脆自杀了断。当他将信用卡上6万元存款全部付了医疗费,仍不见病情好转时,他决定自杀。也是人之将死其行也善,他忏悔过去,往事历历,自杀前给自己的爱妻黄梅玲和好友刘仁贤各写了一封信:

  

  梅玲,我最爱的人:

  

  这次一人南下,一时放任,结果自作自受,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我将不久于人世。你不必南下来寻找我,就当我已命归西天,尸骨无存就是。临终前我有一事相托,请你将我的12万元存款中一半给养育我的慈母做养老金,另一半由你安排。若你能听我一句,你可改嫁给刘仁贤。他是我们的同窗好友,我为了得到你,愧对于他,心中常常不安。我有今日,大概与亏待你和仁贤有关,该是咎由自取。

  

  常高进绝笔

  

  他写给刘仁贤的信是这样的:

  

  仁贤,我的好友: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请细阅。

  

  曾记得6年前,我们从医大毕业一起分配到唐兴工作,你与黄梅玲关系密切,正在恋爱中。我也暗恋着她,特别是我升任副局长后,更觉得我跟她比你跟她更般配。但梅玲淡泊名利,一如既往地与你相爱,我心里暗暗生气。我不想在你面前败下阵来,于是心生一计,利用金钱买通两个地痞无赖,在梅玲下夜班的路上蒙着头套设伏,把她的上衣撕破,欲行非礼。正当此时,我忽然骑车而至,为了救她,与两位“歹徒”展开“殊死搏斗”,结果“歹徒”逃遁,而我手足受伤。我不顾伤痛,脱衣遮盖梅玲裸露的上身,并将她送到医院治疗。第二天,《唐兴报》和电台都播发了我舍生忘死、勇斗歹徒的长篇报道,使我与梅玲的关系一下子升温。好事者又为我说媒,结果尽管梅玲不愿放弃与你的爱情,但由于黄家长辈一致促成,我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娇妻。

  

  新婚大喜之日,祝贺者达四百多人,收到礼金十多万元。我是眉开眼万博平台官方网旗下的万博平台是中国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娱乐游戏品牌之一。万博注册地址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在线博彩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选择万博平台备用网址体验从未有过的安全、畅通、舒适的娱乐环境,让您没齿难忘.笑,但也有不如意的,一是梅玲要我一定把你请来吃喜酒,你是礼到人不到;二是“歹徒”给我来电,我要送2万元钱给他们,否则要坏我好事,我只能答应。当然还有让我不愉快的是梅玲与我同房时,我发现她不是处女,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好问她,更怕传了出去,影响我们夫妻的恩爱和我的名声。正因为如此,虽然我俩结婚两年多了,看似恩爱,其实我心中常常潜伏着不安和惶恐,所以至今我们连小孩也没有。我在众人面前是一个年轻有为堂堂正正的副局长,实际上是一个不择手段、行为卑劣的小人。也是我自作自受,愧对于你们,使你至今仍是单身一人。今天我衷心希望你和梅玲重续前缘,算作谢罪和拜托。

  

  常高进叩上

  

  他写好两封信后,心中如释重负,把信纸装入信封,邮寄给黄、刘二人。

  

  五天后,刘仁贤收到南方来信。拆开一看,信是常高进写给妻子的,先是让他大吃一惊,他看信再三,百思不得其解。他无法知道信封上明明写着他是收信人,而信纸上却是写给另一个人。细细品味,信中有一点是明确的,即常高进已经出了问题,在安排后事。他不敢怠慢,当晚就打电话给黄梅玲。他先向她了解高进去向和有否收到高进的来信,梅玲说:“这几天我未开过信箱,看了再说。”一看信箱里果然有封信,信封是写给她的,信却是写给刘仁贤的,细细一看,方知个中内情。她惊呆了,问仁贤该怎么办好?仁贤说:“看来高进有不测之祸,你必须马上赶到南方去,搞清情况再见机行事。”梅玲心乱如麻,一时理不出头绪,要求仁贤马上携信到她家中详谈。

  

  初恋的情人多年互不来往,今天又重聚一起,两人都显得有些紧张。无奈中只好先仔细看常高进寄给他们的两封来信。因为无法知道高进处境到底如何,只能由梅玲前去南方了解内情。梅玲说此事不可张扬,暂且以上海兄长生病住院为名,请假前往。两人商量妥当,仁贤要起身离去,此时梅玲突然叫住他说:“仁贤,若是高进真的已经离开人世,你能不能如他所说,娶我为妻?”仁贤说:“过去的已经过去,在婚事上,我已心如死灰,孤独惯了,也不再万博平台官方网旗下的万博平台是中国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娱乐游戏品牌之一。万博注册地址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在线博彩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选择万博平台备用网址体验从未有过的安全、畅通、舒适的娱乐环境,让您没齿难忘.想重续前缘,请多见谅。”梅玲听了,当即泪流满面,对仁贤说:“过去我们相爱,不知道高进会如此不择手段抢夺爱情。如今真相已明,难道你还不能原谅我?还不能宽恕他?你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完全可以相爱如初。”仁贤说这件事一时三刻也说不清楚,还是以后再说吧,你还是赶快南下要紧。梅玲好像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一下倒进仁贤怀里说:“仁贤,你不要看不起我,我心里永远有着你。你答应我,亲亲我吧!”仁贤想不到梅玲会如此动情,他轻轻地推开了梅玲,对她说:“你已经是高进的妻子,我们间怎可有非分之想。如果你有困难,我一定会帮你,你尽管放心。你还是早做准备南下吧。”

  

  两人正要分手,窗外突然传来常高进的声音:“仁贤,你慢走,我回来了,我有话告诉你们。”两人向窗外一看,果然是常高进,不由惊奇万分。

  

  常高进虽然有些憔悴,但精神还好。向梅玲和仁贤说了去南方参加医科会议的曲折经过。原来,S城繁荣的背后也滋生着腐败,“无烟囱工业”应运而生,性病、爱滋病逐渐蔓延。一些人看中这一本万利的买卖,买了假证件、假学历、假职称,又用金钱买通相关职能部门开办医院,无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骗取大量钱财,常高进只是他们猎物中的一个。当他身临绝境,欲以自杀告别人世的前夜,这家医院突然被大批医政、工商、公安人员包围,将所有假医生统统捉拿归案。审查结果常高进是受骗者之一,根本就没有什么性病,只是一般感冒,由于心理作用导致全身不适。这一宣布如同大赦,使他心灵上的压力烟消云散,人也恢复了精神。办案人员还将他被骗的6万元医疗费全部退还给他,第二天,他就乘飞机返回唐兴。回到家中,在门外听得房内有人说话,他马上潜伏到窗下听“壁脚”,知道梅玲和仁贤正在为他的突变而商量,两人的真情流露也被他一一察觉。不过这次“现场考察”他认定妻子是好人,仁贤更是君子,他心里十分激动,所以他要留住仁贤当面向他赔罪。

  

  梅玲、仁贤听了就问高进:“为什么你寄给我们的信中信纸与信封不符?”高进拍了拍脑袋对他们说:“当时我心乱如麻,一定是临时塞错,才造成这种结果。”刘仁贤见事情真相已经大白,对常高进说:“常局长,祝贺你平安回家,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要走了。”常高进说:“不!你慢走,我们是同窗好友,我为了得到梅玲,不择手段,愧对于你,使你至今还未成家。我想送你6万元钱作为补偿,以表我的心意。当然,我寄给你的这封信现在也没有用了,请你将原信还给我。”刘仁贤回答说:“常局长,你在‘临死’前写信悔过,可见你良心尚未泯灭。钱我一分不要,至于这封信是你寄给我的,让我留着作个纪念吧!”常高进听了,只得尴尬地点点头送他出门。屋里只剩下常高进和梅玲,常高进正想对梅玲忏悔,梅玲却说:“想不到我的丈夫道貌岸然,心里却是如此卑鄙。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不过,我对你有两点要求:第一,主动提出辞职申请,因为像你这样的人是不配当局长的,同时向组织上老实交代你的错误,认真悔过,听候处理。第二,去医院做全面检查,有病立即住院治疗。从今日起我们实行分居,互不相扰,请你自重。”梅玲的话让常高进大吃一惊,他想连刘仁贤尚能宽容地对待他,而妻子却对他使出了没有余地的狠招。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悲凉,泪水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对妻子说:“梅玲,家丑不可外扬,你要放我一马,我从今以后一定悔过自新,将功补过,有的事我们还可从长计议。”梅玲看着他这副可怜相并没心软,坚定地说:“你唯有这样做才是正路。若你不说,那只好由我去向领导说了。”常高进见她没有一丝变通的余地,只得默默地点点头,咽下自己栽的这枚苦果……

上一篇:关于友情的

下一篇:没有了